綜合

您所在位置 >> 首頁 > 理財 > 資訊 > 正文

P2P的噩夢:擼口子大軍難防 網貸業逾期率嚴重注水

2018-11-01 17:00:07 每日經濟新聞 評論 字號 繁體中文 關閉 收藏 打印 復制

  P2P的噩夢:“擼口子”大軍難防,網貸業逾期率嚴重注水

  每經記者 李斌實習記者 劉星實習編輯 張均一

  “從信貸記錄來看,可能百分之六七十以上的借款人都在多個P2P平臺有過貸款申請記錄,首次申請的較少。我們在審核過程中有一些風控規則,比如一個月之內如果連續在超過三家以上的平臺有過申請記錄,我們是需要拒件的,一審通過率平均在30%左右。”

  萬億體量的網貸行業,借款人數量在千萬人以上,這其中,百分之六七十以上的借款人存在多次借貸行為。信審員的道德風險也側面幫助劣質客戶可以在各處平臺借到錢,“飛單群”的存在讓借款人和信審員“皆大歡喜”。市場上公開的逾期率不可信是眾所周知的事情,然而用什么樣的手段才能使逾期率降到個位數,并且還讓人揪不出毛病?

  以下是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(以下簡稱NBD)與彈錢吧CEO薛俊龍的采訪對話。

  關于逾期:零點幾的逾期率不是真的

  NBD:國內信貸市場規模、借款人數量有多少呢?

  薛俊龍:數量很難估計,截至2018年6月末,持牌小貸公司的待收規模約9700億,小貸公司一共是8394家。P2P行業待收規模巔峰時期已經超過這個值了,應該是在萬億以上的級別。經過這一輪雷潮,下滑了一些。借款人數量上,估計在1000萬以上,假設都是真標,粗略估算一下,市場規模一萬億,一半個人貸款,一半企業貸款,企業余額按平均一家80萬計算,那么企業貸款客戶數量為5000億除以80萬,差不多60多萬家。剩下的5000億,如果單人借款平均在3萬左右,個人貸款客戶數量差不多1700萬。

  NBD:縮量的話,大概會縮多少?

  薛俊龍:縮量是從P2P雷潮后開始的,7月開始整個行業出現了下滑,有些主流性平臺“進一塊錢要流出兩塊錢”,也就是說每月不僅沒有增量,而且在降,交易額要縮減到一半。7月中旬開始,整個行業一周的凈流出額就達到40多個億。8月19號到25號,當周的凈流出環比減少35億,也就是說凈流出額沒有那么大但還在流出。

  NBD:他們的信用水平、家庭條件一般處于什么范圍呢?

  薛俊龍:借款人分個人借款人和公司借款人。這個問題應該主要談個人借款人,根據我的經驗,大部分借款人家庭條件一般,信用水平也屬于一般。這部分客戶從銀行往往不能獲得便捷的金融服務,也是普惠金融真正服務的群體。當然相對銀行的優質客戶來講,相對是偏差的。

  NBD:多頭借貸的情況如何?

  薛俊龍:從信貸記錄來看,可能百分之六七十以上的借款人都在多個P2P平臺有過貸款申請記錄,首次來申請借款的基本上很少。我們在審核過程中有一些風控規則,比如一個月之內如果連續在超過三家以上的平臺有過申請記錄,我們是需要拒件的,一審通過率平均在30%左右。

  NBD:存不存在套現這種行為?

  薛俊龍:信用卡套現是借款用戶群中常常存在的現象。我們的客戶大部分是有消費場景的,需要線下面簽放款,和純線上借貸模式還有些不同。我們的客戶有一些信用卡額度余額還很高,三四十萬的額度,只用了幾萬塊,還有很高的額度,但他就不愿意套現信用卡,來找我們借錢。我們也問過客戶為什么,部分客戶說信用卡賬單會寄到家里,不希望被家里人知道。純線上借款那些客戶的額度一般來說比較低,存在套現的可能性,而且線上P2P平臺也不會核實太多信息,主要還是做一個大數據爬取工作,信用卡套現行為還是比較常見的。

  NBD:如果借款人被某家平臺放款了,其他平臺會接收嗎?

  薛俊龍:這個要看具體情況,要看是哪家平臺放款的。以前有些現金貸平臺,他們的放款邏輯是這樣,別家平臺有給你放過款的話,我就直接給你放款,信審都不做。其實,這也是一種風控思路,包括很多合規的P2P,也會參考別人家的授信,相當于直接利用別人的風控了。

  NBD:這種借款人(違約)風險很高吧?

  薛俊龍:不一定。比如行業里有一種針對互聯網銀行客戶的二次貸,只要你有微粒貸的額度,就可以再給你增加一個小的額度放款給你。如果經過互聯網銀行的審核后,給借款人的額度是幾萬,平臺給他幾千的額度,是沒有太大風險的。就算最后出現逾期,從借款人角度看,也是優先去還幾千的小額貸款,因為面對同樣的催收,小額借款湊一湊還是能湊出來的,但是十萬二十萬的額度,真還不起就不還了。

  NBD:信貸行業的逾期率水平大概是怎樣的?

  薛俊龍:現在對外公開數據其實都是注水的,零點幾的逾期率絕對不會是真的。據我了解,現金貸的話,比較優秀的公司,基本上逾期率在兩位數,劣質公司什么樣的借款人都放,壞賬率就更高了。但是壞賬和逾期率是可以美化的,尤其是純線上的平臺。

  第一種美化方式,是借助分期和一次性還本付息的區別。打個比方,如果10個月的貸款,到期之后一次性還款,假如某平臺借款人借1000塊,約定好10個月之后還1100塊錢,年化12%,但是借款人逾期了,一分錢都沒有還,或者是還了部分,這一筆的逾期率是百分之百。但是,如果把這一千塊錢分成十期來還,每一期還本息110,逾期率100÷1000,只有10%。這是產品結構造成了逾期數據在早期會比較美觀,所以,那種做36期,前期逾期率低是正常的,不同的產品不能橫向去比較。

  第二種造假方式,是做展期。比如說多次借貸,一次借款之后,馬上M3了(逾期3個月以上,這種情況一般定義為壞賬),借款人還欠500還不上。這個時候,有些平臺就會跟借款人說你再復借一個500塊,前面的賬就給你核銷掉,相當于借新還舊,就沒有M3這個數據了。可是,借款人接下來借的這500塊錢肯定還是還不上。快到下個M3時,再給你做一次續期,這次續期可能就需要借款600,因為他前面一分錢利息都沒有還,平臺就會把逾期的本金算上去加到600,但是這個逾期并不會出現在平臺的統計數據中。

  關于“擼口子”:純線上審核難防范

  NBD:如果銀行、網貸機構等逾期率未達到紅線,是否會將放款條件放寬,給原本不能借到錢的人下額度?

  薛俊龍:不太會有這種想法,除非有幾種情況。第一,在資金面非常寬松的情況下沖量。第二,企業要去資本市場融資,講故事,要有足夠大的交易額。在現階段,尤其從7月份開始,每家平臺都缺錢。

  NBD:給某個借款人做信用評級與授信建議,日常工作流程是怎么樣的?

  薛俊龍:流程上每家都不太一樣。以我們線下為例,第一步,獲客,有很多種方式,其中一種為和場景方合作,比如我們和車商合作,有客戶去買車,就讓車商將客戶推薦給我們,這就是一個很好的消費分期場景。第二步,一審環節,客戶做相應的大數據評估,包括電信大數據、銀行卡流水、征信查詢等。第三步,通過一審評估的客戶就會進入到線下的面簽環節,我們要做現場拍照、搜集更多資料,電審等二審三審工作,對于有疑問的還要打回去讓客戶經理重新跟進。

  NBD:面對借款人使用虛假材料,或者被信貸中介組團擼口子,你們會怎么識別和應對?

  薛俊龍:存在線下面簽環節的平臺,很難被組團擼口子,我們的線下經理需要面簽,甚至外訪,很難被擼口子,到目前為止,純欺詐基本沒有。

  但是那些純線上借貸平臺則不同,他們防欺詐的手段大部分是通過手機去完成的,比如從過去手持身份證拍照到后來的動態臉部識別,甚至是臉部肌肉動態的識別。純線上因為沒辦法做到和客戶面對面,只能通過科技去防欺詐,但是科技雖然在進步,騙子的科技也在進步。過去用PS照片,現在甚至會制作更高水平的面具來欺詐。

  NBD:有逾期記錄的這種借款人規模大概是多少?

  薛俊龍:其實有逾期記錄的借款人特別多,逾期是很正常的。比如我們自己也經常忘記還某張信用卡而導致有逾期的信貸記錄,他不一定是借款人主觀上造成的逾期,所以要關注實質。比如下面幾類逾期,肯定是通過不了信審的:第一種,你有大額逾期記錄的,我們肯定不能放款。第二種,在目前依然有逾期的,那么有借新還舊可能性,我們也是不借的。

  NBD:信貸市場有一類人群,他們集中活躍在QQ群、微信群內,目的是為了不停地在各種平臺借款并且不還,這種群體的規模數量您是否了解?

  薛俊龍:我們的人也會加入到反催收聯盟一類的QQ群。講個故事,我朋友圈有個做微商的,養了很多手機(包括QQ、支付寶、微信),微商需要不斷在朋友圈曬自己的貨。后來轉型專門擼口子。他會購買很多成套的、真實的資料,包括真實的身份證、對應的手機號以及銀行卡,還會偽裝成不同的職業,并用按照假身份的職業發布符合職業設定的朋友圈、互相之間打電話偽造電信運營商數據、偽造轉賬流水等等,讓風控誤認為無論哪個方面都是真實借款人。這種純線上就很難識別,但是只要增加一個線下面簽,就露餡了。

  關于催收:線上線下不一樣

  NBD:會不會出現內部信審員和外部聯合欺詐?

  薛俊龍:道德風險是最重要的,因為信審員是最了解風控標準的人群,他們會有的放矢。而且信審員,他們的流動性非常強,而且有自己的“飛單群”。比如,某業務員好不容易獲取的客戶被自己公司拒絕了,他會二次利用把這個客戶共享到群里,看這個單其他公司能不能接下去,接下之后傭金大家一起分,為了提高過件率,甚至會和客戶一起偽造資料。所以,我們會有多級審批,就是去防止線下聯合欺詐問題。這也是涉及到線下團隊的劣勢。反過來,線上沒有這種業務員的道德風險,只有防客戶欺詐。所以純線上還是線上線下結合都各有各的優點。

  NBD:目前對于借款人逾期不還的催收力度是怎么樣的?

  薛俊龍:每家平臺都不一樣,純線上可能以電催為主,法催為輔。首先,平臺自己電催,沒有結果的直接打包讓第三方處理。其次,電催結束后,可能十個里面有一個催回的概率比較大,這個就繼續做法催,因為法催是有成本的,之后進行網絡仲裁,這個周期相對較長,威懾力較大。剩下的九個可能就是發律師函,催收是個心理戰。

  線下就不太一樣。首先,如果當天沒有還款,門店經理必須當天上門,威懾力比較大,因為借款人不想讓家里人知道。而且,分期的話,還款能力一般還是有的。如果當天上門沒有談判結果,接下來我們會電催,也會繼續上門。現在上門催收不如以前那么容易,以前催收都是清一色男同胞,現在為了防止被誤認為黑惡勢力,我們還要加入女同胞前往催收。

  NBD:催收成功率大概是多少?

  薛俊龍:很難定論,一半以上還是有的。



版權聲明:
1.本站登載此文僅出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不承擔侵權行為的連帶責任。
2.文章內容僅供參考,不構成投資建議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自擔。
3.如本網信息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于發布起15個工作日內發送郵件與本網聯系,我們將及時刪除處理。

河北20选5基本走势图